当前位置:首页以案说法>  正文

检察官以案说法之《醉酒男子进牢笼》

发布时间: 2018-08-30 10:26:23   作者:成都检察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关注法律热点,权威深度解析

检察官走近您身边,为您讲述案件背后的故事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检察官说法”。朋友聚会喝酒助兴是中国传统的社会风尚和酒桌文化。俗话说,无酒不欢、无酒不成宴席……适当的饮酒固然可以助兴,然而过度不加节制地豪饮,却往往事与愿违,酒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就会给自己和他人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

 

        今天参与说法的检察官是成都蒲江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检察官向金。他将在节目中为听众朋友权威、深度解析案件,解读法律、法规。接下来就跟随我走进今天的检察官说法。

 

        情景剧片花:本是朋友聚会融洽感情,却因酒后发疯殴打民警,将自己疯进牢笼。你正在收听的是检察官说法——《醉酒男子进牢笼》。

 

        童福(化名)、詹飞(化名)、张平(化名)等人是邻居,也是多年的朋友,平时和睦相处,并无口角瓜葛,也时常相聚,偶饮小酒,未发生过不愉快的事。

 

        2017年7月6日晚上,童福邀请詹飞等人到自己的家里做客,期间几人饮掉两瓶白酒。童福认为朋友在自己家做客不能怠慢,一定要好好招待,再加上几人喝了酒后兴致很高,于是又邀请詹飞等人到某烧烤店继续喝酒吃烧烤。

 

        在烧烤店,詹飞看到朋友张平(化名)和自己也认识的几人在烧烤店的另一桌吃烧烤饮酒,于是去敬酒。来而不往非礼也,詹飞出于礼貌也到张平一桌回敬酒,这时,与詹飞同桌的邓秋认为詹飞喝酒太多,于是上前将詹飞的酒杯摔在地不让其再喝,这一摔可不得了,激怒了张平,张平认为是不给自己面子,与邓秋发生口角抓扯起来。一时间,两桌的酒客均加入纷争之中,有参与抓扯殴打的,有劝解阻拦的,一团混乱。烧烤店老板见状报警,派出所民警迅速到达现场处置。

 

        民警在现场处置过程中,为防止事态扩大,将部分情绪激动人员进行现场控制。此时,童福借着酒劲认为民警处理不公,还欲上前殴打对方人员。民警见状将童福拉住,并进行口头警告,但童福不听告诫,民警文军(化名)从正面控制住童福双手,童福右手用力挣脱控制,并用力一拳打在了文军左侧腹部,文军见此立刻再次告知童福“我是警察,现在正在执行公务,你的行为会导致你涉嫌妨害公务”,但童福仍然继续用拳头往文军左侧腹部打了两拳,并用左膝盖顶向文军胯部四次,同时口头还叫嚣“警察咋子嘛,打的就是警察”。派出所增援民警邓宇(化名)等人到达现场,将童福依法带离现场。童福被依法带至派出所约束醒酒,在派出所内他情绪依然激动,并对看守他的民警邓宇及辅警黄吉(化名)进行了殴打。童福对民警、辅警的殴打造成民警文军左侧腹部受伤,辅警黄吉左小腿受伤。

 

        2017年7月7日,蒲江县公安局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对童福依法刑事拘留。7月14日,蒲江县公安局以童福涉事妨害公务罪提请蒲江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蒲江县人民检察院受理案件后,依法审查认为,童福采用击打等暴力手段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涉嫌妨害公务罪,并可能被判处徒刑以上刑罚,有较大现实社会危险性,遂依法批准逮捕。

 

        最终,童福因妨害公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检察官)

 

        欢迎大家收听检察官说法,我是成都市蒲江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检察官向金,今天将由我为大家解析这起醉酒男子发酒疯打人进牢笼。

 

        醉酒的人犯罪是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本案中,童福大量饮酒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借酒发疯暴力妨害人民警察执行公务,使自己从酒徒变成了囚徒。有人认为,醉酒后失去理智导致犯罪不应当负刑事责任,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医学和现实都证明,醉酒的人并非完全丧失辨别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只是可能减弱认识和控制能力,而且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是否会导致醉酒的发生,完全有控制能力。那么按照刑法理论来说,通过行为人自由意志而使自己陷于无责任能力或限制责任能力状态的情况,是应当负刑事责任的。因此,我国刑法明确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八条第4款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还有人认为,一般的推搡、辱骂和轻微的未造成后果的击打暴力不能认为是《刑法》当中妨害公务罪的暴力、威胁方法,其实不然,推搡也是暴力,不以警察是否受伤的结果论,不影响暴力的认定。妨害公务罪侵害的不是执法人员个人生命健康权利,而是社会管理秩序。况且,一名警察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代表国家在执行法律,警察的尊严就是国家的尊严。蔑视甚至践踏警察执法权威,对抗的不仅仅是警察个体,而且是执法警察所代表的国家法律,危害的不仅仅是警察队伍安全,而且是整个秩序规则、公共安全和人民群众的利用。我国《刑法》也明确规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妨害公务罪”从重处罚。本案中虽有证据证实童福处于醉酒状态,其轻微暴力击打妨害人民警察执行公务的行为并未造成警察的伤害等严重后果,但其藐视国家法律尊严,严重妨害社会管理执行,仍应当以妨害公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那么酒后犯罪是否能减轻刑事处罚呢?回答是肯定的,不能。我国《刑法》第18条明文规定了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这一规定说明:一,醉酒的人犯罪也是犯罪;二,对醉酒犯罪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而不能减轻或免除处罚;三,醉酒犯罪人与非醉酒犯罪人所应负的刑事责任是同等的。本案中童福醉酒犯罪不仅要负刑事责任,而且也不能从轻处罚。原因在于,醉酒的人尽管在某种程度上有所减弱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但他并未完全丧失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其在醉酒状态下实施的犯罪行为,亦并未离开自己主观意志的支配。因此,醉酒伤人,不能减轻处罚。

 

        现在酒后犯罪案件的增多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传统酒桌文化成为犯罪的推手,这是谁也不愿看到的结局。但因争抢发生口角,继而引发血案,实在令人扼腕叹息。那么,如何让酒桌引发的悲剧不再发生?

 

        在某些人眼中,能喝酒很有“面子”,酒后发疯不怕事更是威风,是“实力”的体现。心理学解释为,在群体围观场合下,会强化个体争强好胜的行为,“占上风”的意识会更强,加上酒精作用,往往会更加冲动。就像本案中明明是开心聚餐,结果借酒发疯将自己送进了牢笼。所以人们应充分认识酗酒的危害性,饮酒时应量力而行,不要因醉酒而干下后悔莫及的事。

 

        好了,听众朋友,这次的检察官说法就到这里,我是成都市蒲江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检察官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