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检察新闻>  > 成检新闻>  正文

成都市检察院对一起最高检、公安部挂牌督办“8•25”特大电信诈骗案提起公诉

发布时间: 2017-08-25 19:01:11   作者:成都检察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2016年5月13日,李某接到一个自称是中国建设银行工作人员的电话。李某被告知自己的信用卡逾期未还,身份信息疑似泄露。在对方的诱导之下,李某同意对方代为报警。紧接着,李某接到了武汉市公安民警和检察官的电话,他们称,李某涉嫌犯罪,需要对李某进行“资金审查”。李某进而被诱导将自己的资金通过网银操作数次转移至指定账户。截至5月15日,李某被骗取了共计300余万元。

 

        这样的遭遇不止李某一个人遇到。2016年3月至12月期间,一伙人采用上述诈骗方法,针对四川、云南、山东、辽宁、黑龙江、浙江、广东、安徽等多个地区,以老年人及妇女为主要对象,向共计30余万人拨打诈骗电话,诈骗金额达5000余万元人民币。

 

         今年8月7日,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受理了成都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的“8.25”电信诈骗案。该案系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案件,涉案犯罪嫌疑人包括徐维行、曾柏叡等41人,团伙幕后指挥及管理层均来自台湾,其诈骗窝点设在境外,诈骗对象涉及地域广,被骗人数众多,涉案金额巨大。

 

         邀约同乡团伙诈骗 三线话务员诈骗5000余万元

 

         2015年底至2016年2月期间,台湾人“伟哥”(另处)纠集徐维行(台湾籍)、曾柏叡(台湾籍)等人在印度某地城郊的一栋二层别墅内设置电信诈骗团伙窝点,并从国内招募组织被告人李俊等数十人作为话务员分赴印度,分别冒充银行工作人员、公安民警、检察官等身份拨打电话,谎称对方信用卡透支、个人身份信息可能被盗用等,骗取被害人信任的方式进行诈骗。

 

        诈骗人员分为三线,分别冒充中国大陆地区银行工作人员、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工作人员等角色,通过网络虚拟改号技术将来电显示号码改为上述机关的电话号码,通过拨打电话的方式对中国大陆地区的被害人实施诈骗。具体诈骗步骤为:“一线话务员”假冒银行信用卡中心工作人员,称被害人信用卡透支、个人身份信息可能被盗用等诱导被害人让其帮忙转接公安机关报案,后由“二线话务员”冒充公安民警联手“三线话务员”冒充的检察官继续对被害人进行诱导,以“资金核查”为由,伺机要求被害人通过网银、银行柜台或“ATM机”将资金转入其指定的“监管账户”,随后将所骗资金迅速层层转移,并根据相应比例为本案诈骗团伙的管理人员进行分成,为话务员发放工资和提成。

 

        2016年3月至12月期间,“伟哥”与徐维行、曾柏叡等人采用上述诈骗方法,针对四川、云南、山东、辽宁、黑龙江、浙江、广东、安徽等多个地区,并以老年人及妇女为主要对象,向共计30余万人拨打诈骗电话,诈骗金额达5000余万元人民币,单笔最高金额达959万余元。

 

        诈骗团伙尽归案 成都检察提起公诉

 

        该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各成员之间各司其职,互不打探消息,其诈骗手段精准,利用个性化“剧本”,针对诈骗对象多以中老年人及女性群体为主,并通过植入远程控制系统等智能化手段对被害人电脑实施控制并转款,步步为营,诱骗被害人一步一步落入圈套。

 

        2017年2月17日至6月19日,公安机关陆续抓获徐维行、曾柏叡等诈骗团伙。经过远程勘验工作记录、检查笔录、搜查笔录、书证、物证、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电子证物提取记录、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徐维行、曾柏叡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电话、网络等为媒介,采取冒用身份、虚构事实、诱导转款等手段,骗取多人财物,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且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徐维行等四十一人的刑事责任。

 

        成都市检察院公诉专案组针对该诈骗团伙组织严密、层级复杂、手段专业、成员分散等具体特点,诉前主导,审前过滤,缜密审查,精心构建严密的证据体系,于8月25日该案立案侦查一周年之际依法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